热搜
您的位置:首页 >> 汽车

全景展现郭台铭与夏普冲撞全过程

2019年03月04日 栏目:汽车

鸿海入资夏普,被台湾产业界视作突破代工重围、寻找产业技术竞争的一大象征。但是日本公司、日本商业环境是一种极其特殊的存在,对于台湾公司鸿海来说

鸿海入资夏普,被台湾产业界视作突破代工重围、寻找产业技术竞争的一大象征。但是日本公司、日本商业环境是一种极其特殊的存在,对于台湾公司鸿海来说,其实挑战蛮大——思维与行动方式、文化上,种种。事实已证明这桩入资案一波三折,由于夏普巨亏生变,

全景展现郭台铭与夏普冲撞全过程

夏普与鸿海的合作到现在还蒙上一层阴影。郭台铭要求在夏普公司里扩大管理权,他在接受台湾媒体采访时称:“如果这仅仅是一笔资本投资,那我为什么要去做?我不是一个风险投资者。”而日本人对此显然很是抵制。双方正在重新商讨合作框架。近,台湾《商业周刊》推出报道,回顾了鸿海宣布入资夏普这五个月以来的波折,展现了这家台湾公司与日本制造的冲撞过程,值得一读。节选如下:

巨亏2012年3月27日,鸿海宣布以每股550日元价格,投入670亿日元(约合新台币256亿元,8亿美元)购入夏普9.9%的股权。郭台铭以个人名义投资新台币252亿元,入股夏普面板十代线堺工厂。

4个多月后,因为这场海外投资案,引发鸿海集团市值蒸发、认列亏损,郭台铭个人押上市值314亿元的鸿海持股;光是8月前9个交易日,鸿海的市值上下震荡已超过1336亿元。

郭台铭入主夏普,是为了夏普的面板产能与技术,但摊开夏普4到6月财报,面板正是亏损扩大的主因。面板部门不仅占夏普营业亏损总额比重高达67%,全年更是原本预测亏损额的10倍,根本原因是夏普品牌液晶电视的销售逐年下降,导致面板供过于求。同时,裁员人数从1千人上调到3千人,更高达5千人。

郭台铭8月10日证实,在3月底签约时,他对夏普4至6月的巨额亏损,毫不知情。

为何要忍着亏损风险入股夏普?面板,已经是科技业公认烧钱的事业,郭台铭2010年合并奇美电后,到2012年第二季,奇美电已连亏8季,总额高达1154亿元。不仅多位外资分析师不看好鸿海投资面板的决定,任何一个懂算术的人,看到奇美电这笔烂帐,说什么都不敢再投资面板业。为何向来精打细算的郭台铭,被奇美电烫到了不仅不怕,竟然还要去投资一个更烧钱的夏普?郭台铭图的究竟是什么?这得从鸿海的营收结构说起。

鸿海2011年营收3.45万亿元,其中苹果iPhone、iPad组装的贡献约为1.2万亿元;2012年鸿海营收预测成长15%,苹果贡献度也将提高到1.4万亿元。苹果的一举一动,都高度牵动着鸿海的营运表现。

巴克莱董事总经理杨应超分析,鸿海2013年起将对苹果提供面板、电池、镜头模块、声控、软板、机壳等关键零组件,以苹果iPhone、iPad为例,届时鸿海占苹果的销货成本比重,也将从2012年的10%跳升至50%。这就意味着鸿海将从一个纯粹的苹果产品代工厂,跃升为策略联盟伙伴,地位更加稳固、关系更加密切,获利率也可望提升。

夏普能够提供的,就是独步全球的液晶技术,包括这次夏普取得苹果款iPhone面板订单的FFS显示技术(Fringe Field Switching),以及未来能与三星AMOLED抗衡的利器氧化铟镓锌(IGZO)等技术。友达高层表示,夏普在此间的进度是全球快、成熟的,未来会强烈威胁到三星。

符合苹果盘算:促成鸿夏合作,摆脱三星面板供应(鸿海的)这个发展正好与苹果积极摆脱三星的策略不谋而合,新款iPhone面板已确定由夏普、LG Display、Japan Display三分天下,原供应商三星,则首度掉出供应链外。8月2日,夏普社长奥田隆司更是罕见的主动宣布,本月起面板将对苹果出货。

一位熟悉鸿海内部运作的人士透露,“夏普的东西,奇美电没有办法做出来,这里面牵涉到很多的技术、设备、专利,尽管群创、统宝已经涉猎很久。”

一波三折全过程郭台铭打造鸿海帝国的过程,其实就是不断比别人更敢下险棋,再一步步的化险为夷,不断在谈判、冲突、妥协的过程中,扩大自己的领土。

2011年3月起,鸿海就不断与夏普接触、谈判,每次看到当时夏普会长、现任高级顾问的町田胜彦,郭台铭总是说,“町田先生,夏普和我们一起合作的话,能战胜三星,让我们一起拼吧!”直到2012年3月初,已经追求夏普将近一年的郭台铭,突然接到来自夏普总部的邀约,决定接受鸿海的合作提议。

“原来没有准备要签约,突然间一、两个星期就签约了。双方互相了解的程度不够,鸿海这才发现,哇!原来夏普这个坑洞这么大啊?我光投钱没有影响力,不是被他抓得死死的?所以郭台铭一定会急,一定会要介入,他越急、越强势,夏普越怕。”一位熟悉郭台铭的人士观察,“郭台铭4月之后飞了9趟日本,都是非常深度的主导,而且随着夏普的股价跌得越多,他主导得越强势,这让夏普吓到了。”

6月26日,夏普的股东大会上,夏普社长奥田隆司扮起强势的黑脸,他公开宣布,拒绝鸿海提高持股比率,及增派董事的要求。

一位曾与夏普三位高层接触过的科技界人士透露,夏普真正具影响力的决策者,是当初与郭台铭签下合作投资协议的町田胜彦,而夏普现任会长片山干雄与社长奥田隆司,大多都听从町田的决策。“事实上,做业务出身的奥田,比做研发出身的町田、片山两人,更支持夏普与鸿海合作。”这位科技界人士指出。

而在夏普内部,接受苹果提议,让外来企业鸿海入股,且维持在9.9%比率的,不超过10%,就是希望鸿海只扮演资金提供者的角色。因为只要一旦持有夏普股权超过10%,根据日本法令,就有提案解散公司的权力,将对夏普营运造成极大的影响,恐怕连现在主导夏普营运的町田、片山等人的地位都会不保。

“你有看到过,因为公司亏损而引咎辞职的总经理,却升任董事长的吗?”一位科技界人士分析,夏普就是如此的企业,片山在三月底因为夏普巨幅亏损而去职社长,但是却升任为会长(即董事长)。

面对日本企业这样的保守心态,强势的郭台铭不惜让冲突白热化,争取属于自己有利的筹码。郭台铭在过去4个月内,企图强势主导夏普营运,甚至不惜在距离夏普总部10分钟车程的堺工厂的办公大楼,拍桌大骂,透过冲突,不断撞冲夏普的各种可能性。

因此,当郭台铭宣称与町田、片山在8月3日达成重新议价共识后,却突然由代表奥田的官方发言人否认,表示维持原议,显然夏普内部,也正在演出一场对抗郭台铭的黑、白脸戏码。

“我相信郭台铭不知道夏普的坑有多大,夏普本身也不知道第二季会掉这么快,因为电视是一个commodity(标准品),”一位前鸿海高层主管分析,“夏普没预测到日本市场会掉这么快,第二个它没想到它竟然会掉的比日本市场还快;如果他们(预测)那么准的话,也不会变成今天这样。”夏普第二季电视销量仅有2011年同期的一半不到,衰退率比2012年季的35%再急速扩大,还远高于日本液晶电视的整体衰退率11%。

调研机构DisplaySearch大中华区总经理谢勤益分析,液晶电视持续跌价,夏普在置戴规格如32英寸不断亏损,2012年重回高毛利、高单价策略,却让它的销售量市占率掉得更快。在液晶电视还成长的新兴市场,夏普更因为反应慢而痛失商机。

因为夏普本业的快速沉沦,日本媒体几乎一面倒的看衰夏普,已经没有不与鸿海合作的本钱,尤其是夏普背后的债主,日本银行业者已经施压要夏普寻求资金援助。

到2012年6月30日为止,夏普的短期债务高达7188亿日元,是帐上现金与约当现金的3.3倍。

8月9日,就在“鸿夏恋”惹出轩然大波之际,又传出夏普两大债权银行瑞穗金融与三菱日联,计划在9月中要求夏普彻底重组业务,才能取得新的贷款融资条件。

郭台铭战术:重演与奇美电角力战,借债主力量逼夏普退让这个情景,似曾相识,现在鸿海与夏普的拉锯战,几乎就是2012年初,郭台铭与许文龙的奇美电角力战翻版。

前年3月新奇美三合一之后,鸿海派与旧势力奇美实业派,因为对未来奇美电营运方向上的意见分歧,而陷入双方对峙的角力战,在2011年初郭台铭希望切割触控面板等利基产品为子公司时,达到点。郭台铭当时也不断透过谈判、冲突的方式,一步步以奇美电少数股权的角色,挑战奇美电单一股东奇美实业的底线。

背后的助力,就是银行团给公司旧势力派的压力。到2012年6月30日为止,奇美电流动债务逼近2500亿元,比上半年营收2250亿元高出许多。2011年尽管奇美电前董事长廖锦祥多方请托,仍无法让银行团继续注资,为了换取鸿海财务上的支持,这场角力战在2012年5月中,由奇美实业全面退出奇美电董事会后落幕,郭台铭方面大获全胜,以约12%的持股,赢过奇美实业的17%股权,获得奇美电主导权。

有了奇美电的前车之监,在这场台日企业的角力战中,手中拥有银弹的郭台铭,面对需钱孔急的夏普,可说占尽上风。未来“鸿夏恋”的联合声明若出炉,可以想象将朝对郭台铭有利的方式,展开合作……

一句话日本科技业,从2006年以来,已经开始了跳楼大拍卖,日本企业寻求国际资金援助的,夏普恐怕不会是一家。